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酸屋时尚”风,能刮多久?

2019年春夏男装充满艳丽色彩,让人忆起80年代锐舞文化,同时加入迷幻乐舞风格。这股享乐主义风能刮多久?

酸屋时尚如今随处可见。在2019年的各大春夏季男装秀场上,艳丽色比比皆是。在推出的大多数男装系列中,设计师在浓彩重装中添加了迷幻乐舞风格,但细细分析后,发现它們正是借鉴了流行于上世纪80年代的酸屋乐(Acid House,吟快板乐与强节拍迪斯科混合)——印花纹、锐舞客人针织装以及渔夫帽(bucket hats)。

伦敦老品牌肯迪文(Kent & Curwen)所推T恤上借用了石玫瑰乐队(The Stone Roses,风格酷似酸屋乐舞风格)的图纹标识,而T型台模特穿着防风皮衣走秀。在米兰男装周上,霓虹艳装比比皆是:范哲思(Versace)推出了印花纹款紧身衬衣,犹如刚从夜店彻夜狂欢后大汗淋漓而归;芬迪(Fendi)推出了最受锐舞客(raver)青睐的渔夫帽;而普拉达(Prada)推出的是艳色裤子与针织上衣,其印花款翻领尽展锐舞客的嬉皮情怀,而城市及胴体上的各式迷幻款数码印花则让人想入非非。

时装与夜店文化的珠联璧合在MSGM表现得尤为突出,尤以迷幻风格的绿色及橙色尼龙衫为甚。该品牌创始人马西莫•乔尔格蒂(Massimo Giorgetti)成长于意大利海滨度假胜地里米尼(Rimini)——上世纪80及90年代,该地以夜店文化丰富多彩著称于世。“荧光艳色和我从小生活的时代(与当地的音乐、艺術以及文化)关系密切,”他说,“而且还与这座城市魅力十足的活力休戚相关——即乐观的态度、豁达的精神、辛辣的说话风格以及妙趣横生的生活。”

很多设计师因是初出茅庐者而未曾有機会踏足里米尼。克莱格•格林(Craig Green)出生于1986年,当时酸屋乐舞刚刚兴起。在佛罗伦萨Pitti Uomo國际男装展上成功举办个人展后,格林并未提及酸屋音乐的作用,他考虑更多的是其实际效果。“我喜欢在蓝色上添加红颜色,显得异常灵動。”他指的是采用耐克飞织料(Nike’s Flyknit fabric,由强韧而轻盈的纱线制成,并融入梭织工艺)打造的上衣与裤子。“如此可以打造出简约素雅的视觉效果。”

除T型台外,酸屋时尚风格同样随处可见。T恤潮牌Cactus Plant Flea Market为了致敬坎耶•维斯特(Kanye West)新推专辑Ye,推出了带有手绘笑脸(四个眼珠子而非两个)标志的印花T恤以及带有一次性笑脸标志的运動衫。对锐舞历史情有独钟的Palace Skateboards则推出了套印未来天体标识的T恤,酷似昔日的夜店海报。

但为何酸屋时尚风会卷土重来呢?去年巴黎世家(Balenciaga)与普拉达推出了荧光艳色条点缀的时装,这两大品牌往往是时尚潮流的引领者;抑或说它是受了英女王的影响,最近,英國女王陛下的着装尤为艳丽;还可能是为了逃避现实。在英國退欧以及特朗普当选美國总统后,T型台成为了抗议示威的舞台——政治标语口号满天飞以及宣扬政治平等与博爱。但奇怪的是:英國退欧与特朗普都没有自乱阵脚。纯粹眩目的享乐主义是更为安全的避风港。

与此同时,00后也越发适应这种“亚文化”(即酸屋时尚风)。在伦敦成功举办自己的2019春夏装个展后,27岁的查尔斯•杰弗里(Charles Jeffrey)谈及锐舞的重要作用,但他如今已对沉缅声色不感兴趣。他如今宣扬的是團队意识以及音乐所展现的能量。

上一次(上世纪80、90年代),酸屋时尚风很快演变成模仿恶搞——毁于泛滥成灾的笑脸标志。如今的问题是:这一次的酸屋时尚风会流行多久?

译者/常和

版權声明:本文版權归FT中文網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網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无限娱乐歡迎您的光臨返回首頁无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