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徐冰展:中國当代艺術的后尤伦斯时代

房方:徐冰个展在北京火爆开幕。重组后的尤伦斯当代艺術中心选择徐冰亮相可谓深谋远虑。

2018年中國春季拍卖传递出市场进行结构性调整的信号。以内地带有风向标意义的嘉德拍卖为例,中國书画成交量的萎缩超出了大部分专家的预期,而低迷日久的油画及中國当代艺術则重获增长势头。6月19日中國嘉德现当代艺術夜场结束后的当晚,资深艺術经纪人伍劲即在朋友圈发表评论:“12件作品过千万,总成交额近四亿,已经开始趋近中國书画的份额。上一次这个情形还是十年以前。所谓风水轮流转,这次肯定又轮到油画和当代艺術了。”

转型中的尤伦斯艺術中心

和一般商品不同,艺術品的价格深受“口碑”影响。在当代艺術领域,艺術家的口碑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美術馆(有时也称“艺術中心”)的背书。藏家固然可以直接用真金白银的购买行为进行投票,但学術评价对价格的撬動往往却更为持久,且具有系统性。

中國艺術家徐冰展览的主办方尤伦斯当代艺術中心,不仅是观光客眼中的798艺術區地标,同时也是现阶段中國当代艺術圈最具话语權的機构。它由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创始于2007年,十年之后的2017年10月,转由云月投资茅矛、分众传媒江南春等为代表的少壮派企業家接盘,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两位此前没未出现在收藏家群体中,却同时都携带明显的“资本”标签。新东家的到来具有一层象征意味,即西方人的离场与中國人的正式介入。随着创始人尤伦斯爵士对藏品和機构出售殆尽,有人说中國当代艺術的“尤伦斯”时代落幕了,或者说由海外藏家所主导的“尤伦斯模式”也宣告终结。

徐冰个展就是在“新旧模式”切换的当口上推出的,而權威機构掌门人的态度,往往对一个機构的走向有着最为直接的影响。连接新旧模式的关键人物就是尤伦斯当代艺術中心的现任馆长田霏宇(Philip Tinari),这位操着流利中文的美國人在馆长职位上已经工作了7年,他与徐冰的结识更是早在18年前,并且随后在他就读的杜克大学协助徐冰完成了《烟草计划》。“我觉得徐冰很可能是这50年全球当代艺術讨论的关键人物,这样一个个案恰恰是我們应该在这里做的事情。”田霏宇在7月20日媒体见面会上的发言,直接把徐冰的意义放置在“全球”的维度上,想必这不仅体现了他个人对于徐冰艺術价值的推崇,也透视出UCCA重组后的雄心:选取中國最有代表性的艺術家,放在國际当代艺術语境下进行文化叙事。

艺術家与画廊

機构以外,知识分子及艺術家群体是一张更大的網,但它却更为隐晦。徐冰作为这张網当中的一个节点,似乎比其同时代的任何一位艺術家都能够凝聚更多的共识。冯博一是徐冰个展的策展人,他們之间的首次合作始于90年代,他曾与徐冰、艾未未等合著过极为重要的前卫艺術刊物《黑皮书》。冯博一的独立策展实践始于1998年,是目前仍活跃在一线的两三位资历最老的中國策展人当中的一位,引发媒体关注的乌镇國际当代艺術展即是出自他的手笔。作为共同成长的一代,徐冰回顾展由他操刀的确是再合适不过了。展览开幕前,就已安排好了巫鸿、戴锦华、张扬、董冰峰、欧阳江河、朱哲琴等行業内外的一连串文化人参与不同层次的活動,这样的“助演”嘉宾阵容对于其他展览也是难以想象的,可见徐冰个展在文化圈的渗透力之强。

版權声明:本文版權归FT中文網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網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无限娱乐歡迎您的光臨返回首頁无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