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贸易战

世界越来越平,内外很难有别

笑蜀: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和互联網的普及,中國分割國内外两个舆论市场的高墙正在坍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内外有别是中國文宣的一个基本原则。说白了,就是对内对外两套不同的,甚至完全冲突的话语体系。比如,不定于一尊,國际关系民主化,就只适于对外,不适合对内。在國内讲的,比如定于一尊,帝國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肯定不能拿到國际上讲。此种两轨制建立在一个前提下,即有一道高墙,把國内國外两个舆论场分开。國内的听不到國外的,國外的听不到國内的,國内外两个舆论场完全割裂。

这在过去的确管用,尤其在國际社会管用。國际社会尤其美國等发达國家,曾经对中國有好印象,认为中國还是一个讲道理的國家,友善的、可以合作的國家,迟早会融入美國主导的國际社会,而不会对美國及其主导的國际秩序挑战。所以,无论國内舆论如何翻江倒海,一般不会连累中外关系尤其中美关系,中國所处的國际环境不会受大的影响。内政就是内政,外交就是外交,井水河水分得很清。

但是,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和互联網的普及,分割國内外两个舆论市场的高墙正在坍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舆论市场两轨制随即走向末路。但中國有关当局对此浑然不觉,还在不惜耗费巨资,全球布局大外宣,向全球尤其向美國等发达國家讲述官方版“中國故事”,在全球重塑官方版“中國形象”。

这该是何等的不合时宜。如托马斯•弗里德曼所称,世界是平的。全球化不止创造了崭新的社会经济范式,创造了社会经济意义上的没有界限的整体;而且尤其创造了崭新的信息流通范式,创造了信息流通上的没有界限的整体。打造信息高墙,隔断國内外两个舆论市场以分而治之,跟这趋势背道而驰,属于典型的逆水行舟。

于是我們会发现,所谓内外有别越来越徒劳无功。高墙还在,但每年数千万國人因私因公出國“肉身翻墙”,及其他渠道,汇成的信息洪流,已经把高墙冲出了大缺口。至于國内信息,更是基本对外开放。國人能看到的,國外大致也能看到。这方面我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但我个人的经历或能部分说明问题。我每次开通微信公众号,通常情况下,来自境外的订户总能达到总量的5%左右。不要小看这5%,他們可全是境外的精英、研究中國问题的行家,分布于廣泛的领域。我如此,國内有影响力的媒体和自媒体当然更如此。

总之,全球化互联網化格局下,國内國外两个舆论场逐渐打通,信息落差逐渐消亡,这必然从根本上冲击内外有别的传统文宣体系。这方面的典型个案,是近年来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國内亮剑言论。

國内所谓亮剑言论,崛起于2008年奥运会闭幕后。奥运会开幕之前的对外宣传,大体是柔和的、谦卑的,符合國际社会对中國的期待。为争取奥运会主办權,中國对國际社会做出很多美好承诺,主要是承诺奥运会如果交给中國主办,一定会促进中國的开放、包容、多元。但事实并非如此,奥运会之后的中國,开始走上一条跟其承诺不同的路。这趋势最近六年中不仅加速度发展,而且國家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底色越来越强,相应地,國内所谓“亮剑”言论越来越有市场。

这集中体现于《环球时报》關於國际政治、關於中外关系尤其中美关系的系列社评。分析内外有别的传统文宣体系在今天的尴尬,《环球时报》社评可能是最好的样本。

版權声明:本文版權归FT中文網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无限娱乐歡迎您的光臨返回首頁无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