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造“债權危機”?

赵磊:“一带一路”倡议五周年之际,多种负面评价此起彼伏,不是“一带一路”出了问题,而是西方國家的心态出了问题。

据《经济学人》报道称,非洲整体目前的债务率为50%。按國际标准来看,这个数字并不是很高,然而由于去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经济增长放缓,非洲國家的税收收入看起来很难偿还债务以及逐年增长的利息。因此,國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发出警告称,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正在陷入“债务危機”。对此,印度以及西方國家习惯性地联想到这与“一带一路”有关。

2017年底,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布拉玛•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教授写了一篇题为《中國的债權帝國主义》(China’s Creditor Imperialism)的评论文章,勾勒中國借用主權债务强迫他國依附的“帝國主义形象”。文中提及中國近年来“一带一路”的重资產项目,如斯里兰卡汉班托塔、希腊比雷埃夫斯、吉布提、肯尼亚蒙巴萨等海上港口要冲,惊呼中國正在使“从阿根廷到纳米比亚再到老挝等许多國家陷入债务陷阱”。

文章的论述逻辑是:中國迫使这些國家为避免债务违约,痛苦地选择让中國控制本國资源,并丧失本國主權。作者将中國描述成“一个新帝國巨人,用天鹅绒手套隐藏着铁拳,压制着那些小國”,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一带一路”本质上是一个旨在实现中國帝國主义的野心计划。

“一带一路”是“新型全球化”,不同于“传统全球化”。后者即世界体系理论所叙述的西方现代化,而“一带一路”要实现共同现代化。世界体系理论是美國社会学家沃勒斯坦首次提出的理论。他认为,“一体化”与“不平等”是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的两个最主要特征。首先,世界性劳動分工体系与世界性商品交换关系两条主线将各个國家牢固地粘结在庞大的世界经济網中。但是,一体化不等于均等化,相反,中心―半边缘―边缘的层级结构表明了世界经济体的极端不平等性。英、美、日等发达國家居于体系的“中心”,一些中等发达程度的國家属于体系的“半边缘”,某些东欧國家、大批落后的亚非拉发展中國家处于体系的“边缘”。“中心”拥有生產和交换的双重优势,对“半边缘”和“边缘”进行经济剥削,从而以制度话语權维护其政治优越地位。

“一带一路”是“新型全球化”,基本逻辑是“去中心”,将边缘激活成为节点,彻底消除“孤岛”,由此将节点连接为全球網格,从而体现公平与普惠发展。因此,“一带一路”本质上是反对依附关系或结盟政治的,更反对殖民主义、帝國主义、霸權主义行径。在过去五年,“一带一路”建设有一个明显特征,就是大多数项目建在边缘或半边缘國家,如中亚五國、中东欧十六國等。这些國家很多是“内锁國”(老挝、埃塞俄比亚、捷克等),即锁在大陆腹地,无法连通海洋,无法享受全球化所带来的福利,“一带一路”的五通建设即要将内锁國变为陆联國,使其成为全球化網格中不可或缺的节点,这充分体现中國全球治理观中所强调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

为什么说“中國债權帝國主义”是一个伪命题,需要聚焦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如何看待“一带一路”的基建项目: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优先领域,但不是唯一。在过去,就西方國家而言,外商直接投资(FDI)并不一定意味着跨國资本到别國投资建厂。很多资金可能只是出于避税或寻求高杠杆收益的目的流入他國。而中國的“一带一路”建设希望以点带面,不仅能够走出去,更希望走进去,即帮助相关國家提升其產業基础以及可持续发展能力。因此,可以发现公路、铁路、電站、港口等基础设施项目之后,中國企業致力于推動產能合作项目以及健康、医疗、教育等民生项目,如產業园區建设,帮助这些國家发展產業基础,一是满足國内市场需求,而是出口导向,帮助这些國家换取外汇。同时,中國投资会带動当地私营部门投资,推動私营部门发展,实现经济现代化。

版權声明:本文版權归FT中文網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无限娱乐歡迎您的光臨返回首頁无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