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教育

为什么父母需要从家长生活中偶尔放个假?

库柏:我小的时候,周一早上去上学感觉像自由的终结。现在我已为人父,周一反而像自由的开始。

可以说,出差的主要意义在于逃避家庭生活。我刚花了5周时间在外报道世界杯,虽然我常奔走于俄罗斯各城市之间,希望可以向妻子和孩子展示我的所见所闻,虽然FaceTime通话意犹未尽,虽然我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但残酷的事实是,我很慶幸能从家庭生活中获得短暂喘息。从家长生活中偶尔放个假才能让做父母的保持理智。

家庭生活不易。爱并不难。我对孩子的牵挂远胜过对自己的关心。自他們出生后,我就开始把自己的生死视为一个需要妥善对待的问题。但问题出在朝夕相处上。儿童和成人真没有太多共同之处。他們觉得大人的谈话大多很无聊,反之亦然。

家庭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的循环。周一晚上,大家都回来了,聚在一起吃晚饭,在吵吵嚷嚷的间隙了解一点彼此今天过得怎么样。你把他們塞进被窝,機械地告诉他們你爱他們,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用晚上剩余的那点时间上網付掉他們在学校的午餐费。周二一早,一切又周而复始。

我們这样一个某种程度上随機组成的家庭(基因是唯一标准)在一起共度的大量时光总让我不知所措。我平均每周末跟孩子們待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了数年里与一些老朋友见面的时间。我小的时候,周一早上去上学感觉像自由的终结。现在我已为人父,周一反而像自由的开始。由于孩子們如此经常地见到我,所以在他們面前呈现一个最完美(或最称职)的自我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已经开始害怕读到他們的处女作了。

我承认,我特别不适合家庭生活。我如此喜欢独处,已经在独自一人的办公室愉快地工作了20年,而我也当够了工作狂,所以花大量时间和孩子們在一起,把工作之外该做的所有事都列在脑子里。

我试着把当全日制家长当作只是一个阶段——就像新闻记者尼古拉斯•莱曼(Nicholas Lemann)所称的“生命中的一段(漫长)时光”。如果我能活到80岁,做全日制家长只需要我生命中四分之一的时间。我希望中年之后是自由的,也希望那时自己别已经老到无福消受。但当我处于这一家长阶段时,我需要偶尔挣脱一下家庭生活。独居或全家一起生活都有不尽人意之处,所以诀窍就是把两者结合起来。

在巴黎带孩子的时候,我看到周围的父母們总是在休假。法國人一般60岁左右退休,平均寿命83岁,所以这个國家多的是身体健康又有闲的祖父母愿意在法國数不清的假期帮忙照看孩子。他們很多人还在风景如画、但没什么工作機会的乡下拥有大房子。这种模式已成为惯例,以至于每年9月,法國的酒店都挤满了照顾了一夏天孩子后来放松的祖父母們。法國父母还可以把孩子送去夏令营基地(colonies de vacances)待上蛮长一阵子,这些假日野营通常由家长的雇主组织和资助(一种法式苏维埃传统)。

许多和我年纪相仿的法國父母在学校每次放假的第一天就会把孩子送出去,然后好好睡一觉。他們似乎对此毫无负罪感。我从没听哪位法國家长说:“利卢(Lilou)的童年如此短暂,我无法原谅自己错过其中的任何一天,所以接下来的两个月我們要在某处简陋的度假营地形影不离地度过。”一位朋友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他连续几周独自待在公寓,甚至妻子也经常不在。我想给他一记耳光。我不是法國人,我已经有10年没在自家公寓单独待上5天了。

版權声明:本文版權归FT中文網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網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們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无限娱乐歡迎您的光臨返回首頁无限娱乐